|  

行業資訊

新版《粉紅女郎》翻車,經典IP錯了嗎 | CLE中國授權展

2021-03-11 09:56:09



       《贅婿》之后,新劇開播第一天,宋軼就道歉了。

       這部劇叫《愛的理想生活》,估計大部分人都沒聽過,而它一個更令人熟悉的名字是“新版《粉紅女郎》”。

       作為一個經典IP,這部劇自然擁有關注。而宋軼出演的是原版漫畫里“結婚狂”的角色,由于在開播第一天宣傳物料涉及“好嫁風”,因此被部分網友認為有物化女性之嫌,進而抨擊。

       宋軼團隊很快做出反應,發布了一則道歉聲明,稱“抱歉沒有考慮周全,本意是圍繞角色本身對結婚‘癡狂’的特點配合宣傳,無意冒犯我自己所處的群體”,并特意把圖片上的“好嫁風”用紅色筆劃掉,改為“溫柔風”穿搭。

       道歉風波似乎是這部劇在輿論場里唯一的高光時刻。

       云合數據顯示,開播第一周,《愛的理想生活》的有效播放市場占有率就未進入榜單前十。全輿情熱度指數則位列第四,不及昨日剛剛上映的《司藤》。而拆分來看,幾乎所有熱度都是由“話題度”貢獻,在“傳播度”“搜索熱度”等指標方面均未上榜。

       收視率的差距同樣明顯?!稅鄣睦硐肷睢吩诤闲l視播出,3月8日的收視率為2.977%。而《粉紅女郎》則在2003年拿到過最高19.67%的收視率。

       播出至今,似乎這部劇最大的價值,就是喚起了大家對《粉紅女郎》的回憶。

       作為2003年的劇集作品,《粉紅女郎》所呈現出來的女性形象和社會熱點,現在看來仍然不過時,甚至更加契合當下的價值觀。

       但為什么在更適合的時代,卻沒有出現成功的翻拍作品?這些存在于我們記憶中的經典作品,還有沒有改編的必要?


       這不是記憶中的《粉紅女郎》

       剛一公布演員名單時,《愛的理想生活》就引發了一輪關于選角的爭議。

       出演“萬人迷”的殷桃和出演“結婚狂”的宋軼是炮火集中區。帶著《粉紅女郎》的濾鏡來看,二人都和原版演員形象差距過大:殷桃不夠美,更被豆瓣評價為“鄉土劇女演員”,而宋軼又“不夠丑”,和劉若英在劇里的齙牙形象相去甚遠。



       當然,選角正確與否,還是得放在作品當中來審視。在《愛的理想生活》播出之后,這些爭議不但尚未平息,甚至再次得到驗證。

       選角的問題首先被造型無限放大。

       “萬人迷”溫如雪出場第一幕的造型,就是職場黑色套裝搭配干凈利落的短發,而“工作狂”丁薈橋卻是長卷發和精致妝容。有微博網友評論,這兩人是拿錯劇本了嗎?

       而本來是《澀女郎》里最突出的人物設定,也處理得不盡人意。在原作中,四個女生有著非常明確的性格標簽,甚至成為她們的別稱。

       但在《愛的理想生活》里時,性格卻成為了一張輕飄飄的標簽,粗暴地貼在了演員的臉上。

       丁薈橋“工作狂”的表現是在辦公室對下屬大發脾氣,溫如雪則是靠著不斷輸出“戀愛金句”就輕易地吸引到男人的注意力。

       至于“結婚狂”,從原版里出生于單親家庭、極度自卑的齙牙女孩,搖身一變成為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有豆瓣網友表示,“白富美都嫁不出去,現在婚戀市場已經內卷到這個地步了嗎?”

       不僅角色沒立住,劇情也不太吸引人。幾乎所有都市劇經常被詬病的問題,在這部劇中都有所體現。

       首先是職場戲。從《愛的理想生活》目前播出的幾集來看,為了凸顯獨立女性的概念,幾個人的故事線都離不開職場。但是有關職場的戲份都經不起細究。

       為了突出戴希希和未婚夫劉柯之間因為家境不對等而產生的矛盾,劇情安排劉柯因為跟戴希希求婚而錯過一場應酬,導致公司丟失了一個大客戶。正當他憂慮不已之時,客戶突然轉頭來電求和,原因是得知他是戴希希的男友——整段下來,觀眾并不清楚他們的具體工作,只覺得這位客戶未免太過意氣用事。

       這種為了圓感情線而強行添加的職場戲還有很多,比如丁薈橋從前男友那里得知了搞定甲方的方法,竟然是假裝在咖啡店偶遇,并幫她買咖啡;溫如雪作為婚禮策劃公司的老板,唯一一次出現在工作場合,是為了跌入伴郎的懷抱。

       職場被當成戀愛工具,“搞事業”沒講清楚,但感情線又過于狗血,甚至毫無懸念。

       以前有電視機的時候,對狗血劇情的吐槽發生在客廳的沙發上。而現在有了彈幕文化,這些爛俗的戲碼再也無處可藏了。它們和彈幕網友形成了巧妙的聯動,大部分情節都能夠被彈幕準確預測。

       在劇中飾演劉柯好友的魏大勛,在和戴希希說第一句話時,彈幕就紛紛猜測這將是戴希希的未來男友。

       同樣被認為是都市劇通病的問題還有“富人含量過高”帶來的懸浮感。劇評人毛尖曾經在專欄中寫道,“一上來就安排好財富和智商的等級序列,是國產劇最危險的地方?!?/span>

       在《愛的理想生活》里,富家千金戴希希和市場部總監丁薈橋是多年好友,溫如雪是公司老板,還有錢供自己妹妹溫小陽(原版的哈妹)澳洲留學。

       現在的都市劇里,似乎已經看不到《粉紅女郎》里那些諸如幼兒園老師和化妝品柜員的職業了。豆瓣有網友感嘆:“看了兩集,發現這是富人的世界?!?/span>


       《粉紅女郎》的時代

       《愛的理想生活》的播出,喚起了觀眾對《粉紅女郎》的集體記憶。

       開播后,《粉紅女郎》的豆瓣評分從7.3一路升至7.8。有很多人表示是看完新版之后,來給舊版補上評分。還有網友評論道,改編劇的作用就是提醒人們重溫經典。

       《粉紅女郎》的原著作品是由朱德庸創作的漫畫《澀女郎》,于1992年在中國臺灣發售,并創造了3年70萬冊的出版奇跡。

       1998年,《澀女郎》進入大陸市場。同年,美劇《欲望都市》和TVB出品的《陀槍師姐》相繼上映,女性作為主角,開始在電視熒幕上嶄露頭角?!稘伞芬策M入了影視化階段。

       2002年,在《粉紅女郎》拍攝途中,由《澀女郎》改編的話劇先行上演,由戴軍、李靜主演。

       話劇導演張幼梅曾在接受網易采訪時表示,她認為當中的四個女性是所有女性四面的總和,她們的身上有所有女性的影子。“澀女郎”也被《新周刊》雜志評選為年度“她世紀”女性代言人。

       因此,《粉紅女郎》放在當下來看就是所謂“大IP改編”,從選角到拍攝都備受矚目。更在2003年一經播出,就長駐收視率前五。

       此后,大陸市場仍有女性群像戲推出,比如2004年的《好想好想談戀愛》和2005年的續集《搖擺女郎》。

       前者的設定與《欲望都市》更為相似,四位女主角都是精英人士,且更側重于感情線的展開。相比之下,《粉紅女郎》的背景設定則更為“本土化”,也讓觀眾更有親近感。

       而《搖擺女郎》則被大眾網評價為“一場標準的模仿秀”,由于檔期原因,四位演員中只有哈妹的扮演者薛佳凝保留?!斗奂t女郎》創造收視神話后,在觀眾心中已然有了地位,因此驟然更換演員的續集反響平平。

       事實上,《粉紅女郎》和原版漫畫《澀女郎》也有較大差別,從朱德庸當時接受采訪的文字來看,幾乎算得上是“魔改”。因為直到劇集播完,他才只看過十集。

       問及對該劇的評價時,朱德庸表示,“沒有表達出原作幽默辛辣的效果,電視劇追求溫馨感人的風格,在本質上它們是兩種創作方向?!?/span>

       但同時他也說,自己只是一個“旁觀主義者”,電視劇是借助了《澀女郎》的品牌進行再創作,希望創作者能“放開手腳”。

       《粉紅女郎》給原著“去澀”,罩了一層粉紅色的濾鏡,并用輕喜劇的風格消解了漫畫情節的夸張感,因此盡管與原作風格差距較大,仍然在當時掀起了廣泛討論。各大時尚網站都在解析四位女生的穿著和妝容,天涯論壇上有人分享長篇幅的劇評,以及對角色偏好的激烈爭執。

       而時隔18年后回顧,《粉紅女郎》唯一有時代感的地方,或許只有畫質。

       和現在動輒幾十集的注水劇相比,盡管《粉紅女郎》全劇也有39集,但劇情推進的節奏很快。第一集就以逃婚的新郎大寶為線索,把所有角色都串了起來,并讓他們相繼出場,用哈妹撿到的別墅獎券,開始了“同居生活”。

       感情方面也是進展神速,方小萍在“追夫”過程中偶遇一號男主角王浩,緊接著又在第二集就認識了二號男主角羅密歐。而在《愛的理想生活》里,溫小陽直到第四集末尾才出場,其他三位女主角的關系也尚未展開,停留在背景介紹上。

       這也是群像戲的難點所在,由于主角較多,因此在篇幅設置、順序安排和不同故事線的交織上都需要花心思。

       《粉紅女郎》中,雖然出場角色很多,但彼此勾連很緊密。萬玲、余露、王浩和方小萍的“四角關系”貫穿始終,何茹男與萬玲則是事業伙伴,共同籌劃“女人俱樂部”。

       此外,劇中所探討的有關婚戀觀、兩性關系和追星等話題,現在也仍然不過時。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粉紅女郎》中的金句就會被截圖傳播一遍。“萬人迷”萬玲在劇中被稱為行走的情感百科,貢獻了最多的金句。

       她看待男女關系的諸多觀點都超前于時代。例如對于現在都市劇中從不缺席的第三者,她的觀點是:“當三角戀出現問題時,笨女人想辦法解決女人,聰明女人想辦法解決男人?!?/span>

       而“好嫁風”之所以陷入輿論風波,是因為這種“通過改變外表來取悅男人”的想法不合時宜。早在18年前,方小萍就在追求酒吧DJ羅密歐時嘗試過這種方法,并被證明無效。

       除了兩性關系之外,由哈妹所代表的“追星少女”,也映射了當下的熱門話題。對于朋友將偶像“綁架”的做法,她的回應是:“就因為他是你的偶像,你就把他綁到家里來,強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你根本就沒有把他當人看?!痹谒磥?,這不是粉絲對偶像的陪伴,而是一種對雙方的傷害。

       《粉紅女郎》是一部跳出時代濾鏡的劇集,它開啟了中國內地都市女性群像劇的先河,被新周刊評價為是“中國女性的底色”。豆瓣一則最新的短評寫道,“五分打給我永遠的千禧年,永遠想念在還沒有液晶電視時播出的《粉紅女郎》,和回不去的時光?!?/span>


       今天我們還能翻拍嗎?

       朱德庸曾在原著《澀女郎》中寫,他想寫的是四種單身女郎的類型——只要愛情不要婚姻型,只要工作不要愛情型,整天只想結婚型,愛情婚姻是什么都不知道型。而這四種類型,至今依然有龐大的群體,并帶來了更多的敘事可能。

從這點來說,經典IP本身并未過時,過時的只是改編失誤的人。

       《愛的理想生活》的核心問題,或許就是在呈現時過于“懸浮”。只要工作的人,除了摔文件和發脾氣,沒有其他證明工作能力的方式;只要愛情的人,在處理兩段分手時采用的手段卻是“裝哭”和“來大姨媽”,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正如《粉紅女郎》一樣,絕大多數IP能以沉淀下口碑和熱度,都說明其內核具備書寫空間,可以通過新的影視化注入新的表達。

       2000年出品的《西游記后傳》,將故事放到西天取經之后,如來轉世為人,天庭被妖魔占據……大膽的戲說曾讓其陷入口碑爭議,但近幾年豆瓣評分一路從6.6分升至7.8分。

       2001年出品的電視劇《蝶舞天涯》則更是對三國故事徹底的解構,貂蟬成了修煉巫術的“巫女”,華佗是一個會神經質地贊美“這傷,傷的好”的醫癡,劉備不過是一名道貌岸然的梟雄,如今也被稱為“神劇”。

       哪怕不像上兩部這樣,將經典素材挪用作新表達的“戲說”,而是忠于原著內核認真呈現,也能博得滿堂喝彩。

       2017年版的《新射雕英雄傳》,是自2003年張紀中版《天龍八部》后,內地此后唯一豆瓣破8分的金庸改編作品?!斑€原度很高,是按照原著的節奏拍的。場景都是實景拍攝真的很舒服,人物服飾也很符合身份,粗布麻衣很養眼?!贝藯l評論也在豆瓣上獲得超2000的點贊。

       在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看來,內核沒問題的翻拍劇難在要突破兩重限定:時代價值觀限定和地域特色限定。

       時過境遷,過去曾風靡一時的設定,放到現下就會面臨價值觀上的挑戰。臺版《流星花園》中,男主角道明寺做出了許多堪稱是校園霸凌的行為,在劇集上呈現難免有渲染校園暴力的嫌疑;向來崇尚“真愛至上”的瓊瑤,會在《一簾幽夢》中寫出“你當時失去的只是一條腿,而紫菱失去的是她全部的愛情”這樣如今會被嗤之以鼻的臺詞。

       但若是對這樣與劇本人設、乃至推動劇情發展的關鍵因素的設計做出改動,很容易傷筋動骨。2018年版的《流星花園》將原先“作惡多端”的F4改成“能申請到優等獎學金”“拿下無數橋牌冠軍”的優等生之后,人物之間的張力就縮水了不少;瓊瑤作品中真愛能獲得一切豁免權的價值觀是其靈魂所在,若是改動,劇情基本也需要重寫。

       另一重限定,則是翻拍不同國家的劇時常出現的水土不服的問題。

       能拿下豆瓣9.2高分的日劇《深夜食堂》,到中國就成了2.9分的雷劇。即使對故事、人物等先按下不表,“深夜食堂”這個場景在中國,就遠不如“深夜大排檔”來的合適。

       日劇原版《約會戀愛是什么》的男主角是一名資深文科宅男,才華橫溢,稱自己為“高等游民”,但翻拍過來后,其才學打了折不說,脫離日本“御宅文化”背景后,男主成了一個理直氣壯的啃老族,一名“不高等油民”。

       至今,第一重限定因為自帶時代特色加成,至今鮮有改編成功的例子。但后者地域差異帶來的“水土不服”,卻并非不可改善。

       去年以8.8的豆瓣高分躋身“2020年豆瓣國產劇評分TOP10”的《棋魂》就是例子?!镀寤辍穼⒐适卤尘?,放到了90年代的中國,通過各種貼合時代的服化道,讓日漫落地成一部懷舊的青春劇。同時,原著里中二、熱血、深情的內核卻并未丟失。

       總之,改編行為不能一桿子打翻,重點還是要在原有IP基礎上,究竟還想做出什么樣新的表達。

       《棋魂》剛播出時,不少觀眾會質疑時光的能力被削弱了,但對于主創而言,他們更想講的是少年成長故事,“前面把他削弱,成長空間會更大,而且如果時光一開始天賦就那么高的話,對那些對圍棋不太了解的觀眾不夠友好,我想讓大家跟著時光的視角,一起喜歡上圍棋?!薄镀寤辍穼а輨吃嬖V毒眸。

       作為改編劇,《愛的理想生活》身上,其實并未背負這兩重限定的枷鎖。如今它在表現四種類型女性時的刻板和局限,不得不說是遺憾的。

       如果只是一味地想做IP的“啃老族”,把其固有名聲作為招商工具,那么即使播出時數據很好,口碑卻只會淪為網友調侃的素材。

       比如曾拿下當年收視冠軍的《一起來看流星雨》,如今最有生命力的片段或許是“端木帶我去了美特斯邦威”;在當年收視居高不下的《新笑傲江湖》,沒有人會把它作為霍建華、陳喬恩的代表作。

       改編不可怕,誰差誰尷尬。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關于CLE中國授權展

       作為亞洲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專業授權貿易展會,中國授權展(China Licensing Expo)由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自2007年開始舉辦,至今已成功舉辦14屆,被公認為在中國市場上開展授權業務的最佳商貿平臺。為國內外最具影響力、最熱門的IP授權項目提供了與各行業優秀制造商及零售商面對面深入溝通的機會。








       協會成立于1986年,是中國唯一的全國性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社團組織,是中國政府指定的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在國際玩具工業理事會(ICTI)的唯一合法代表,是ICTI Care Foundation監事會成員,同時,也是政府、企業、媒體和消費者認可的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的代言人。

       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會員包括在中國境內從事玩具、嬰童用品、模型和游戲的生產、銷售、設計、檢驗、教育等相關業務的跨地區和跨部門的各類企業。

       →點擊了解更多詳情


       本文分享36氪,不代表本平臺觀點,轉載好文目的在于增進業界交流。掃描二維碼關注【CLE中國授權展】訂閱號了解更多行業資訊。CLE中國授權展202110月19-21日上海開幕。


京ICP備05031553號-6

亚洲有色av有色无码_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v4k_美女裸免费观看网站